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azhongjin1955的博客

 
 
 

日志

 
 

林则徐诗词选  

2017-05-22 11:38:00|  分类: 名言格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甘滋苍明经澍所藏陈秋萍老人诗册

先生吾父执,泛海几浮沉。
垂老艰生计,消忧耐苦吟。
传衣得高足,遗墨寄深心。
惆怅扁舟侣,情移海上琴。

驿马行

有马有马官所司,绊之欲动不忍骑。
骨立皮干死灰色,哪得控纵施鞭箠。
生初岂乏飒爽姿,可怜邮传长奔驰。
昨日甫从异县至,至今不得辞缰辔。
曾被朝廷豢养恩,筋力虽惫奚感言。
所嗟饥肠辘轳转,只有血泪相和吞。
侧闻架曹重考牧,帑给刍钱廪供菽。
可怜虚耗大官粮,尽饱闲人圉人腹。
况复马草民所输,征草不已草价俱。
厩间槽空食有无?徒以微畜勤县符。
吁嗟乎!官道天寒啮霜雪,昔日兰筋今日裂。
临风也拟一悲嘶,生命不齐向谁说?
君不见,太行神骥盐车驱,立仗无声三品刍。

汤阴谒岳忠武祠

不为君王忌两宫,权臣敢挠将臣功。
黄龙未饮心徒赤,白马难遮血已红。
尺土临安高枕计,大军何朔撼山空。
灵旗故土归来后,祠庙犹严草木风。

即目

万笏尖中路渐成,远看如削近还平。
不知身与诸天接,却讶云从下界生。
飞瀑正施千障雨,斜阳先放一峰晴。
眼前直觉群山小,罗列儿孙未识名。

河内吊玉溪生

江湖天地两沦虚,党事钩连有谤书。
偶被乘鸾秦赘误,讵因罗雀翟门疏。
郎君东阁骄行马,后辈西昆学祭鱼。
毕竟浣花真髓在,论诗休道八叉如。

题达诚斋达三榷使诗集即以赠行

蛮风蛋雨卷炎疆,蓬阆光阴特地长。
横海涛声平鼓角,排山云气下帆樯。
通商早薄宏羊计,绥远先除害马方。
政暇每闻耽啸咏,罗浮烟树郁苍苍。

武候庙观琴

不废微时梁父吟,千秋鱼水答知音。
三分筹策成亏理,一片宫商淡泊心。
挥手鸿飞斜谷渺,移情龙卧江汉深。
魂消异代文山操,同感君恩泪满襟。

秋怀

一卷离骚对短檠,凉生昨夜旅魂惊。
隔窗梧竹萧萧响,知是风声是雨声?

遥怜绝塞阵云寒,万户消砧泪暗弹。
秋到天山早飞雪,征人何处望长安?

天涯芳草就萋萋,流水无声夕鴂啼,
何事戊楼鸣画角,却叫边马又悲嘶。

官如酒户力难任,身比秋林瘦不禁。
漫拟沙场拼热血,忽窥明镜减雄心。

和冯云伯登府志局即事原韵

风物蛮乡也足夸,枫亭丹荔幔亭茶。
新潮拍岸添瓜蔓,小艇穿桥宿藕花。
愧比逋仙亭畔鹤,枉谈壮叟井中蛙。
琴尊待践西湖约,一棹临流刺浅沙。

晓发

蓝舆冲破晓堤烟,宿鹭惊飞水满田。
行久不知红日上,两行官柳翠迷天。

夜济

苦热不成寐,残灯还渡河。棹移孤舟破,灯闪一星过。
吠犬知村近,鸣蛙隔水多。行行有幽意,莫问夜如何。

洛神

离合神光那许梅,千年罗袜况成灰。
明璫翠羽都零落,知少黄初作赋才。

送赵菊言少司寇盛奎还朝次王竹屿都转韵

江淮米贵抵兼金,振廪行糜费酌斟。
欲辑流亡无善策,苦求刍牧赖同心。
嗷鸿集泽皆亲见,鸣凤朝阳愿矢音。
暂醉莫辞京口酒,雨丝帆影绿杨阴。

徐访岩同年宝森由粤西观察擢皖臬入觐过楚出《漓江话别图》属题即送其行

七闽往岁困沮洳,嗷雁争依使者车。
援手群推经世略,添胸尽是活人书。
青州倡振廉泉润,寒谷回春暖气嘘。
一片慈云悬海上,至今讴送遍乡闾。

和邓嶰筠前辈廷桢虎门即事前韵

五岭峰回东复东,烟深海国百蛮通。
灵旗一洗招摇焰,画舰双恬舶棹风。
弭节总恁心似水,联樯都负气如虹。
牙璋不动琛航肃,始信神谟协化工。

拜衮人来斗指东,女牛招共客槎通。
消残海气空尘瘴,听彻潮声自雨风。
下濑楼船迟贯月,中流木 亘长虹。
看公铭勒燕然后,磨盾还推觅句工。

次韵和嶰筠前辈

蛮烟一扫众魔降,说法凭空树法幢。
域外贪狼犹贴耳,肯叫狂噬纵村尨。

近闻筹海盛封章,突兀班心字有芒。
谁识然犀经慧照,那容李树代桃僵。

题关滋圃《延龄瑞菊图》

一品斑衣捧寿卮,九旬慈母六旬儿。
功高靖海长城倚,心切循陔老圃知。
浥露英含堂北树,傲霜花艳岭南枝。
起居八座君恩问,旌节江东指日移。

和韵三首

力挽颓波只手难,斋心海上礼仙坛。
楼台蜃气还明灭,欲棹归楂恐未安。

敢辞辛苦为苍生,仗节瀛 愧拥兵。
转得虚声驰域外,百蛮穿檄谬知名。

一苇安能纵所如,思乡唯望抵金书。
欲知双鬓新添雪,恰切江船握别初。

庚子岁暮杂感

病骨悲残岁,归心落暮朝。正闻烽火急,休道海门遥。
蜃市连云幻,鲸涛挟雨骄。旧惭持汉节,才薄复中朝。

此涕谁为设,多惭父老情。长红花尽嫋,大白酒先倾。
早悟鸡虫失,毋劳燕蝠争。君看沧海使,频岁几回更。

幸饮修仁水,曾无陆贾装。通江知蒟酱,掷井忆沉香。
椎结终无赖,羁糜或有芳。茹茶心事苦,愧尔送甘棠。

朝汉荒台古,登临百感生。能开三面垒,孰据万人城。
杨仆空横海,终军漫请缨。南溟去天远,重镇要威名。

辛丑三月十七日室人生日有感

敢将梁案举眉齐,家室苍茫感仳离。
度岭芒鞋浑入梦,支床蓬鬓强临歧。
剧怜草长莺飞日,正是鸾飘凤泊时。
婪尾一杯春已暮,儿曹漫献北堂卮。

偕老刚符百十龄,相期白首影随形。
无端骨肉分三地,遥比`河梁隔两星。
莲子房深空见薏,桃花浪急易飘萍。
遥知手握牟尼串,犹念金刚般若经。

张仲甫舍人闻余改役东河以诗志喜
因叠寄谢武林诸君韵答之

一舸浮江木叶秋,传闻飞鹊过扬州。
自羞东嶂难为役,漫笑西行不到头。
供奉更吟中道放,杜陵犹想及关愁。
故人喜意看先到,高唱君家八咏楼。

尺书来讯汴堤秋,叹息滔滔注六州。
鸿雁哀声流野外,鱼龙骄舞到城头。
谁输决塞宣房费,况值军储仰屋愁。
江海澄清定何日,忧时频倚仲宣楼。

喜桂丹盟超万擢保定同知
寄贺以诗并答来书所询近况
即次见示和杨雪 原韵

枳棘频年厄凤鸾,直声今果报迁官。
有人门上嗟生莠,从此河干重伐檀。
鹰隼出尘前路迥,豺狼当道惜身难。
头衔冰样清如许,露冕从容父老看。

秦台舞罢笑孤鸾,白发飘零廿载官。
半道赦书惭比李,长城威略敢论檀。
石衔精卫填何及,浪鼓冯夷挽亦难。
我与波斯同皱面,盈盈河渚带愁看。

壬寅二月祥符河复仍由河干
遣戊蒲城相国涕泣为别
愧无以慰其意呈诗两首

幸瞻巨手挽银河,休为羁臣怅荷戈。
精卫原知填海误,蚊虻早愧负山多。
西行有梦随丹漆,东望何人问斧柯。
塞马未堪问得失,相公切莫涕滂沱。

元老忧时鬓已霜,吾衰亦感发苍苍。
余生岂惜投豺虎,群策当思制犬羊。
人事如棋浑不定,君恩每饭总难忘。
公身幸保千均重,宝剑还期赐尚方。

赴戊登程口示家人

出门一笑莫心哀,浩荡襟怀到处开。
时事难从无过立,达官非自有生来。
风涛回首空三岛,尘壤从头数九垓。
休信儿童轻薄语,嗤他赵老送灯台。

力微任重久神疲,再竭衰庸定不支。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驱之。
谪居正是君恩厚,养拙刚于戊卒宜。
戏与山妻谈故事,试吟断送老树皮。

程玉樵方伯德润饯予于兰州
藩廨之若已有元次韵奉谢

短辕西去笑羁臣,将出阳关有故人。
坐我名园觞咏乐,倾来佳酝色香陈。
开轩观稼知丰岁,激水浇花绚古春。
不问官私皆护惜,平泉一记义标新。

我无长策靖蛮氛,愧说楼船练水军。
闻道狼贪今渐戢,须防蚕食年犹纷。
白头合对天山雪,赤手谁摩岭海云。
多谢新诗赠珠玉,难禁伤别杜司勋。

次韵答王子寿柏心

太息恬嬉久,艰危兆履霜。岳韩空报宋,李郭或兴唐。
果有元戎略,休为谪宦伤。手无一寸刀,谁拾路傍枪。

次韵答宗涤楼稷辰赠行

岂为一身惜,将如时事何。绸缪空牖户,涓滴已江河。
军尽惊飞镝,人能议止戈。华严诵千偈,信否伏狂魔。

昨枉琼瑶杂,驰情到雪山。投荒非我独,寻梦为君还。
但祝中原靖,奚辞绝塞艰。只身万里外,休戚总相关。

子茂薄君自兰泉送余至凉州
且赋七律四章赠行次韵奉答

弃璞何须惜卞和,门庭转喜雀堪罗。
频搔白发惭衰病,犹剩丹心耐折磨。
忆昔逢君怜宦薄,而今依旧患才多。
鸾凰枳棘无栖处,七载磋跎奈尔何!

送我西凉浃日程,自驱薄笨短辕轻。
高潭痛饮同西笑,切愤沉吟似北征。
小丑跳梁谁殄灭,中原揽辔望澄清。
关山万里残宵梦,犹听江东战鼓声。

银汉冰轮挂碧虚,清光共挹广寒居。
玉门杨柳听羌笛,金碗葡萄漾麴车。
临贺杨凭休累客,惠州昙秀许传书。
羁怀却比秋云淡,天外无心任卷舒。

也觉霜华鬓影侵,知君关陇历岖嵚。
纵然鸡肋空余味,莫使龙泉减壮心。
晚嫁不愁倾国老,卑栖聊当入山深。
仇香岂是鹰鸇性,奋翼天衢有赏音。

将出玉关得嶰筠前辈
自伊犁来书赋此却寄

与公踪迹靳从骖,绝塞仍期促膝谈。
他日韩非惭共传,即今弥勒笑同龛。
扬沙翰还行犹滞,啮雪穹庐味早谙。
知是旷怀能作达,只愁烽火照江南。

公比鲰生长十年,鬓鬒犹喜未皤然。
细书想见目双炯,故纸难抛手一编。
僦屋先教烦次道,携儿也许学斜川。
中原过得销金革,两叟何妨老戊边。

出嘉峪关感赋

严关百尺界天西,万里征人驻马蹄。
飞阁遥连秦树直,缭垣斜压陇云低。
天山巉削摩肩立,瀚海苍茫入望迷。
谁道殽函千古险,回看只见一丸泥。

东西尉候往来通,博望星槎笑凿空。
塞下传笳歌敕勒,楼头倚剑接崆峒。
长城饮马寒宵月,古戊盘雕大漠风。
除是卢龙山海险,东南谁比此关雄!

敦煌旧塞委荒烟,今日阳关古酒泉。
不比鸿沟分汉地,全收雁碛入遥天。
威宣贰负陈尸后,疆拓匈奴断臂前。
西域若非神武定,何时此地罢防边?

一骑才过即闭关,中原回首泪痕潸。
弃繻人去谁能识?投笔功成老亦还。
夺得胭脂颜色淡,唱残杨柳鬓毛斑。
我来别有征途感,不为衰龄盼赐环。

途中大雪

积素迷天路渺漫,蹒跚败履独禁寒。
埋余马耳尖仍在,洒到乌头白恐难。
空望奇军来李愬,有谁穷巷访袁安。
松篁挫抑何从问,缟带银杯满眼看。

哭故相王文恪公

才锡元圭告禹功,公归遵渚咏飞鸿。
休休岂屑争他技,蹇蹇俄惊失匪躬。
下马有坟悲董相,只鸡无路奠桥公。
伤心知己千行泪,洒向平沙大幕风!

廿载枢机赞画深,独悲时事涕难禁。
艰屯谁是舟同济?献替其如突不黔。
卫史遗言成永撼,晋卿祈死岂初心。
黄屝闻道犹虚席,一鉴去亡未易任。

伊江除夕书怀

腊雪频添鬓影皤,春醪暂借病颜酡。
三年飘泊居无定,百岁光阴去已多。
漫祭诗篇怀贾岛,畏挝更鼓似东坡。
边氓也唱迎年曲,到耳都成老者歌。

新韶明日逐人来,迁客何时结伴回?
空有灯光照虚耗,竟无神诀卖痴呆。
荒陬幸少争春馆,远道翻为避债台。
骨肉天涯三对影,思家奚益且衔杯。

流光代谢岁应除,天亦无心判菀枯。
裂碎肝肠怜爆竹,借栖门户笑桃符。
新幡彩胜如争奋,晚节冰柯也不孤。
正是中原薪胆日,谁能高枕醉屠苏!

谪居本与世缘睽,青鸟东飞客在西。
宦味真随残腊尽,病株敢望及春荑。
朝元尚忆趋丹阙,赐福频叨湿紫泥。
新岁倘闻宽大诏,玉关走马报金鸡。

七夕次嶰筠韵

金风吹老鬓边丝,如此良宵醉岂辞。
莫说七襄天上事,早空杼柚有谁知?

漫道星桥彻夕行,汉津渡口恐难平。
银潢只见填乌鹊,壮士何年得洗兵?

针楼高处傍天墀,七孔穿成巧不移。
但恐机丝虚月夜,昆明秋冷汉家池。

又和嶰翁中秋感怀原韵

三载羲娥下阪轮,炎州回首剧伤神。
招魂一恸登临地,投老相看坎壈人。
玉宇琼楼寒旧梦,冰天雪窖著闲身。
麻姑若道东溟事,莫使重扬海上尘。

雪月天山皎月光,边声惯唱听伊凉。
孤村白酒愁无奈,隔院红裙乐未央。
宦味思之真烂熟,诗情老去转猖狂。
遐荒今得连床话,岂是青蝇吊仲翔。

送嶰筠赐环东归

得脱穹庐似脱围,一鞭先著喜公归。
白头到此同休戚,青史凭谁定是非?
漫道识途仍骥伏,都从遵渚羡鸿飞。
天山古雪成秋水,替浣劳臣短后衣。

回首沧溟共泪痕,雷霆雨露总君恩。
魂招精卫曾忘死,病起维摩此告存。
歧路又歧空有感,客中送客转无言。
玉堂应是回翔地,不仅生还入佛门。

哭张亨甫

尺素频从万里贻,吟成感事不胜悲。
谁知绝塞开缄日,正是京门易箦时。
狂态次公偏纵酒,鬼才长吉愧攻诗。
修文定写平生志,犹诉苍苍塞漏卮。

壶州以后放言诗寄示奉次二首

漫将羞涩笑羁臣,此日中原正患贫。
鸿集未闻安草泽,鹃声疑复到天津。
纷看绢树登华谷,恐少缁流度羽巾。
还外蚨飞长不返,问谁夜气识金银。

狂魔枉向病身加,肯与穿墉尽鼠牙。
古井无波恬一勺,歧途有客误三叉。
带围屡减腰仍瘦,笋束成堆眼已花。
何日穹庐能解脱,宝刀盼上短辕车!

回疆竹枝词三十首

别谙拔耳教初开,曾向中华款塞来。
和卓运终三十世,天朝辟地置轮台。

百家玉子十家温,巴什何能比阿浑。
为问千家明伯克,滋生可有毕图门。

爱曼都祈岁事丰,终年不雨却宜风。
乱吹戈壁龙沙起,桃杏花开分外红。

不解芸锄不粪田,一经撒种便由天。
幸多旷土凭人择,歇两年来种一年。

字名哈特势横斜,点画虽成尚可佳。
廿九字头都界识,便矜文雅号毛拉。

归化如今九十秋,怜他伦纪未全修。
如何贵到阿奇木,犹有同宗阿葛抽。

太阳年与太阴年,算术斋期自古传。
今尽昏昏忘岁月,弟兄生日问谁先。

众回摩顶似缁流,四品头衔发许留。
怪底向人夸栉沐,燕齐回子替梳头。

金谷都从地窖埋,空囊枵腹不轻开。
阿南普作巴郎普,积久难寻避债台。

把斋须待见星餐,经卷同翻普鲁干。
新月如钩才入则,爱伊谛会万人欢。

不从土偶折腰肢,长跽空中纳祃兹。
何独叩头麻乍尔,长竿高挂马牛氂。

亢牛娄鬼四星期,城市喧阗八栅时。
五十二番成一岁,是何月日不曾知。

城角高台广乐张,律谐夷则少宫商。
苇茄八孔胡琴四,节拍都随击鼓镗。

厦屋虽成片瓦无,两头榱角总平铺。
天窗开处明通溜,穴洞偏工作壁橱。

亦有高楼百尺夸,四周多被白杨遮。
圆形爱学穹庐样,石粉团成满壁花。

准夷当日恣侵渔,骑马人来直造庐。
穷户仅开三尺竇,至今依旧小门闾。

村落齐开百子塘,泉清树密好寻凉。
奈他头上仍毡毳,一任淋漓汗似浆。

豚彘由来不入筵,割牲须见血毛鲜。
稻粱蔬果成抓饭,和入羊脂味总膻。

桑椹才肥杏又黄,甜瓜沙枣亦糇粮。
村村绝少炊烟起,冷饼盈怀唤作馕。

宗宗多半结丝罗,数尺红丝发后拖。
新帕盖头扶马上,巴哥今夕捉央哥。

才经花烛洞房宵,偏汲寒泉遍体浇。
料是破瓜添内热,冷侵肌腑转魂消。

河鱼有疾问谁医?掘地通泉作小池。
坦腹儿童教偃卧,脐中汨汨纳流澌。

赤脚经冰本耐寒,四时偏不脱皮冠。
更饶数尺缠头布,留得缠尸不盖棺。

树窝随处产胡桐,天与严寒作火烘。
乌恰克中烧不尽,燎原野火四周红。

小样葫芦凿窍匀,烧烟通水号麒麟。
娇童合唤麒麟契,吹吸能供客数人。

柳树流泉似建瓴,众来排日讽番经。
便如札答祈风雨,奇术惟推两事灵。

荒程迢递阻沙滩,暑月征途欲息难。
却赖回宫安亮噶,华人错唤作阑干。

海兰达尔发双垂,歌舞争趋努鲁斯。
漫说灵魂解超度,亡人屋上恣游嬉。

作善人称倭布端,诵经邀福戒鸦瞒。
若为黑玛娃儿事,不及供差有朵兰。

关内惟闻说教门,如今回部历輶轩。
八城外有回城处,哈密伊犁吐鲁番。

姜海珊大令以余游华山
诗装成长卷属题

真恐山灵笑我顽,白头持节竟生还。
烦君玉女峰头问,可有移文到北山?

袁五桥礼部甲三闻余乞疾
寄赠依韵答之

星星短鬓笑劳人,回首光阴下阪轮。
敢惜残年思养拙,难祛痼疾剧伤神。
安心屡愧承温诏,止足原非羡逸民。
辜负君恩三十载,况从绝塞起羁臣。

陈朴园大令乔枞属题其尊人
恭甫前辈《鳌峰载笔图》

海内经师叹逝波,乡邦文献苦搜罗。
匡刘未竟登曹业,何郑俱休入室戈。
神返隐屏生岂偶,编传左海好非阿。
者番归访金鳌岫,倍感前型教泽多。

蔡香祖大令廷兰寄示
海南杂著读竟率题

君家濒海习风涛,涉险归来气亦豪。
天许鸿文传域外,惊魂才定亟拈毫。

大化遥霑古越裳,未通华语解文章。
天朝才士来增重,响答诗筒侑客觞。

椎结争迎互笔谈,南交风土已深谙。
回看渤澥来时路,曾历征程八十三。

缟纻情敦感异乡,却金仍自返空囊。
早教越石知清节,肯羡西都陆贾装。

归寻驿路指中原,桂管藤州取次论。
喜是倚闾人健在,为言剪纸误招魂。

始信神州稗海环,总凭忠信历人寰。
瀛(土需)会有澄清日,凭仗纡筹靖百蛮。

五虎门观海

天险设虎门,大炮森相向。
海口虽通商,当关资上将。
唇亡恐齿寒,闽安孰保障?

又题啸云丛记两首

两月兵戈尚未除,几人筹策困军储。
如何叱咤风云客,绝岛低头但著书。

矮屋三间枕怒涛,狂歌纵酒哪能豪。
驰情原峤方壶外,甚欲从君踏六鳌。


词选

贺新郎

题潘星斋画梅团扇顾南雅学士所作也

驿使曾来否?正江南 小桥晴雪,一枝春透。谁向故
国新折取,寄作相思红豆。休错怨 丰姿清瘦。数点
花疏绕冷韵,待宵阑 独鹤来相守。香雪海,漫回首。
合欢扇在君怀袖。最多情 团团月明,邀来梅友。不
待巡檐频索笑,已共臞仙携手。且漫拟 逃禅杨叟。但
按醉花阴一阕,问几生 修到能消受?纸帐底,梦回后。

壶中天

题易小沂《江阁展书图》

江天空阔,看江波万倾 明月千里。高阁凭栏闲展卷,洗
眼几重山水。排闼青山,打头落叶,都入狂吟里。风床独
罢,钩帘宿鹭惊起。 最忆文选楼前,平山
堂下,少日趋庭地。大块文章凭付与,交遍过江名士。手
泽仍留,头衔旧换,仍恋青灯味。广陵官阁,更添多少吟思。

高阳台

和嶰筠前辈韵

玉粟收馀,金丝种后,蕃行别有蛮烟。双管横陈,何人对拥无眠?
不知呼吸成滋味,爱挑灯,夜永如年。最堪怜,是一丸泥,捐万緡
钱。 春雷歘破零丁穴,笑蜃楼气尽,无复灰然。沙角台
高,乱帆收向天边。浮槎漫许陪霓节,看澄波,似镜长圆。更应传,
绝岛重洋,取次回舷。

月华清

和邓嶰筠尚书沙角眺月原韵

穴底龙眠,沙头鸥静,镜奁开出云际。万里晴同,独喜素娥来此。
认前身,金粟飘香;拼今夕,羽衣扶醉。无事。更凭栏想望,谁家
秋思? 忆逐承明队里,正烛撤玉堂,月明珠市。鞅掌星驰,
争比软尘风细?问烟楼,撞破何时;怪灯影,照他无睡。宵霁。念高
寒玉宇,在长安里。

喝火令

和嶰筠前辈韵

院静风帘卷,篁疏月影捎。闲拈新拍按琼萧。惹得隔墙眠柳,
齐嫋小蛮腰。 自辟清凉界,斜通婉转桥。家山休怅秣
陵遥。遥剪吴纨,写取旧烟梢。唤取幽禽入画,对舞云翘。

金缕曲

春暮和嶰筠绥定城看花

绝塞春犹媚。看芳郊,清漪漾碧,新芜铺翠。一骑穿尘鞭影瘦,
夹道绿杨烟腻。听陌上,黄鹂声碎。杏雨梨云纷满树,更频婆,
新染朝霞醉。联袂去,漫游戏。
谪居权作探花使。忍轻抛,韶光九十,番风廿四。寒玉未
消冰岭雪,毳幕偏闻花气。算修了,边城春稧。怨绿愁红成底事,
任花开花谢皆天意。休问讯,春归未。

金缕曲

寄黄壶舟

沦落谁知己?记相逢,一鞭风雪,题襟乌垒。同作羁臣犹间隔,
斜月魂消千里。爱尺素,传来双鲤。为道玉壶春买尽,任狂歌,
醉卧红山嘴。风劲处,酒鳞起。 乌丝阑写清词美。看千
行,珠玑流转,光盈蛮纸。苏氏才吟残腊句,瞬见绿阴如水。
春去也,人犹居此。褪尽生花江管脱,怕诗人,漫作云泥拟。
今昔感,一弹指。

买陂塘

癸卯闰七月

记前番,明河如练,一双星影才渡。去回真算天孙巧,不待隔年来聚。
谁作主?任月帐云屏,再绾同心缕。刍尼解事,看两度殷勤,毛衣秃
尽,填出旧时路。 含情处。脉脉一襟风露。天涯棖触离绪。
追欢早把芳时误。此夕匏瓜如故。愁莫诉!怕再上,针楼又被黄姑妒。
何时归去?盼白鹤重来,玉笙吹破,或与子乔遇。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